<span id='v13ek'></span><fieldset id='v13ek'></fieldset>
    <dl id='v13ek'></dl>

    <code id='v13ek'><strong id='v13ek'></strong></code>

  1. <tr id='v13ek'><strong id='v13ek'></strong><small id='v13ek'></small><button id='v13ek'></button><li id='v13ek'><noscript id='v13ek'><big id='v13ek'></big><dt id='v13e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13ek'><table id='v13ek'><blockquote id='v13ek'><tbody id='v13e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13ek'></u><kbd id='v13ek'><kbd id='v13ek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v13ek'></ins>
    1. <i id='v13ek'></i>

        <acronym id='v13ek'><em id='v13ek'></em><td id='v13ek'><div id='v13e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13ek'><big id='v13ek'><big id='v13ek'></big><legend id='v13e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i id='v13ek'><div id='v13ek'><ins id='v13ek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燕子報恩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5
          • 来源:亚洲AV 欧美 卡通 动漫电影_亚洲avi_亚洲AV电影日本AV电影

            從前有一個老婆婆,她的兒子和媳婦不在瞭,隻給她留下一間磚瓦房和一個親孫子,那親孫子的名字叫做吳良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含辛茹苦養育孫子,有好飯好菜自己舍不得吃,留給小吳良吃。有好佈料自己舍不得穿,都留給小吳良做衣裳。田地裡的力氣活、傢裡的傢務活也舍不得讓小吳良做,全都自己做。就這樣老婆婆從年頭忙到年尾,一年又一年,吳良漸漸長大瞭,老婆婆漸漸老瞭。她背也駝瞭,頭發白瞭,臉上皺巴巴的像老樹皮瞭,身上的衣裳越穿越破爛,看上去像個醜陋的老乞丐婆瞭。

            吳良長得身材高大,身強力壯,衣裳總是穿得很光鮮,但是他性格暴躁蠻橫,十分自私。

            有一年春天,一對大燕子到屋簷下築巢,孵出來五個小燕子。有一天清晨,兩個大燕子飛出去捉蟲喂雛,小燕子在巢裡吱吱喳喳爭食,正在睡懶覺的吳良被吵醒瞭。

            “真可惡,一大早鬼叫鬼叫的,吵瞭我的好夢!”他暴怒著跳起床,抓起一根竹竿就跑到屋簷下,朝簷下的燕子窩一通猛打。

            那個燕子巢隻不過是兩隻大燕子用泥巴和幹草造的,怎麼經得起這一通打?不一會,巢破瞭,五個小雛燕重重摔在地上,兩個大燕子銜蟲歸來,見到這情形,撲下來保護幼雛,吳良正怒火攻心,他揮著竹竿,一竿打一隻,就這麼兩下子,把兩隻大燕子都打死瞭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駝著背,吃力地挑著一擔水,喘著氣回到屋門前,看到一地燕子,大吃一驚,連忙放下水桶,把燕子一隻隻撿起來,用圍裙兜著,罵吳良說:“造孽啊!願菩薩饒恕你!你牛高馬大的一個人,為什麼要跟一窩小燕子過不去?”

            吳良舉起竹竿,一竿子打在老婆婆的駝背上:“死老太婆,我要你管?你給我滾!俗話說得好,‘樹大分芽,人大分傢’,我現在大瞭,正好跟你分傢。這磚瓦房歸我——它原本就是我爹娘留給我的財產,這些年讓你住我傢,已經便宜你瞭!”

            “我辛苦養大你啊,現在我老瞭,不期望你養老,你怎麼能趕我走?”老婆婆哭起來,“你讓我住哪裡呢?”

            “死老婆子,你整天哭哭啼啼,嘮嘮叨叨,真討厭。快走!快走!對面有間草棚,你到那兒去住吧!”

            吳良力氣大,他把老婆婆往外一推,老婆婆摔倒在門檻上,磕掉瞭最後一個門牙。

            唉,這有什麼辦法呢?跟他講情義吧,他根本無情無義。跟他講道理吧,道理根本講不通。老婆婆眼淚汪汪,兜著一窩燕子,搬到草棚去瞭。

            那七隻燕子,六隻已經死去瞭,隻有最小的那隻還活著。但它渾身上下傷痕累累,小腳摔斷瞭,翅膀也受瞭傷。老婆婆用草藥湯給它清洗瞭傷口,又撕下裙佈給它包紮,然後用柔軟的幹草做瞭一個小巢,把它放進巢裡。

            “可憐啊!”

            老婆婆把六隻死燕子埋在草棚後面,然後到野草叢捉蟲子給小燕子吃。

            她喂養它,就像當初養育小吳良一樣。

            “小燕子啊小燕子,現在你孤苦伶仃我,也孤苦伶仃,就讓我來做你的婆婆,你做我的孫子吧!”

            就這樣,春天漸漸變成夏天,百草的花兒謝瞭,結瞭籽,那隻小燕子完全痊愈瞭。它長得很緩慢,不過畢竟也漸漸長大瞭,羽毛也像別的燕子一樣,長得很豐滿,油光漂亮。

            有一天,它從草棚飛起來,飛到外面的燕子群中。

            開始的時候,它每天都回到草棚來,但過瞭一些日子,它跟外面的燕子玩熟瞭,就很少回來瞭。

            到瞭秋天,那隻燕子飛走瞭。

            “唉,我養大吳良,吳良把我趕出門來。我養大一隻燕子,燕子也飛走瞭。我的命真苦啊!”老婆婆總是這樣說。

            秋天過瞭,就到瞭冬天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居住的那間草棚極其破舊。雖然有四根支撐的木頭,但已經腐瞭一半。棚頂覆蓋著茅草,但已經被風吹跑瞭一半。四面墻全是破洞,根本擋不住寒風。下冷雨的日子尤其悲慘,寒冰一般的雨水滴滴嗒嗒漏下來,老婆婆的床頭、被子、衣裳和爐灶沒有一處是幹的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撐著破雨傘坐在草棚中央,眼淚滴滴嗒嗒像雨一樣滴落在地。

            “苦啊,苦啊,我的命真苦啊!”

            老婆婆悲嘆著,她又冷又餓,度過瞭漫長的冬天。

            終於,冬天過去瞭,春天來瞭。

            百草再次發芽、長葉、開花,一群群燕子“滴麗,滴麗”歡唱著,從南方飛回來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養大的那隻燕子也飛回來瞭,它飛到草棚門前,停在老婆婆的小桃樹上。

            “滴麗,滴麗!”

            老婆婆抬頭一看,隻見那燕子羽毛漆黑光亮,看起來精神抖擻,仿佛剛從神仙住的地方飛回來似的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笑起來:“啊,小燕子,你回來瞭,你是來看我的嗎?”

            燕子吐出一顆飽滿的南瓜籽,放到老婆婆的手掌心上。

            南瓜籽,種門口。

            住大屋,不用愁!

            聽到燕子這樣唱,老婆婆便把南瓜籽埋在門口的泥地裡,然後澆上一桶清凈的井水。

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門口長出瞭一棵南瓜秧。

            南瓜秧長呀長,長得又粗又壯,很快開出一朵南瓜花。

            好多人圍過來看:“這朵南瓜花,真大呀!”

            話音剛落,南瓜花謝瞭,結出一個小南瓜。

            小南瓜長呀長,很快長成一個大南瓜。

            大南瓜又繼續長,越長越大,越長越高,當它長得跟草棚一樣高的時候,就“砰”一聲裂開兩半。

            大南瓜一裂開,隻聽得“呼啦”一聲響,從大南瓜裡頭沖出來一夥泥瓦匠,個個身強力壯,捋著衣袖,手上拿著泥刀泥鏟:“建房子,我最會,我們是頂呱呱南瓜建築隊!”

            這泥瓦匠一出來,三下五除二,把草棚拆瞭,然後你挖泥來我搬磚,你燒石灰我砌墻,隻一頓飯工夫,就建好一座i漂亮的大磚瓦房。

            磚瓦房寬敞明亮,房屋裡頭飯桌、飯凳、大床、梳妝臺、鍋、煲、碗、瓢樣樣不缺,哇,那真是誰見瞭誰喜歡。

            房子一建好,燕子對那夥泥瓦匠唱道:

            泥瓦匠,辛苦啦!

            回到南瓜去吧。

            “呼啦”一聲,那夥泥瓦匠跑回大南瓜裡,大南瓜馬上又合起來,看起來就像從來沒有裂開過一樣。

            所有人都跑過來看熱鬧,個個說:“我要是有這麼一座房子,這輩子可心滿意足瞭。”

            吳良也跑過來看熱,見老婆婆轉瞬間有瞭一座大新屋,他就倒瞭杯熱茶給老婆婆喝:“好奶奶,親奶奶,你把這夥泥瓦匠借給我用一天吧!我那房子舊瞭,而且未免太小,也是時候拆掉重建瞭。”

            這會兒,老婆婆養大的燕子招瞭另一隻燕子,正銜泥築巢呢。

            它看到吳良,眼眶一下子紅瞭,它就對那個大南瓜唱道:

            南瓜籽,執棍棒,

            出來打吳良。

            隻聽得“呼啦”一聲響,大南瓜裂開兩半,南瓜裡頭跑出來一夥強壯的南瓜勇士隊,那南瓜勇士個個個個身穿武士服,雙手舉著大棍棒,一看到吳良,就一擁而上。

            數不清的棍棒劈頭蓋臉朝吳良打去,吳良被打得皮開肉綻,渾身腫脹,昏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“不要打他瞭。他雖然不好,但畢竟是我的親孫子啊!”老婆婆哭著說。

            “滴麗!滴麗!”燕子歡唱著,“南瓜勇士,辛苦辛苦啦!回南瓜去吧!”

            過瞭三天三夜,吳良才蘇醒過來。他覺得渾身疼痛,身體痛,心也痛。他渾身上下的骨頭和血肉仿佛被打碎瞭,正重新長一身新的骨頭和血肉。他的心仿佛也被打碎瞭,正重新長一顆新的心。他養瞭三個月傷,身上的腫脹才消瞭下去。等到他完全痊愈,臉上露出和善的神情。

            被南瓜勇士狠揍一頓,吳良改過自新,脫胎換骨,成瞭一個孝子。

            從此,老婆婆安度晚年,生活得又溫暖又幸福。

            那隻燕子一直在老婆婆屋簷下生活,陪伴著老婆婆。直到今天,它的子孫還住在那間大屋的屋簷下。

            而那個大南瓜,直到今天,也還在大屋門前,如果那吳傢村有人邀你喝茶,說不定你還能親眼看到它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