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0ycwt'><div id='0ycwt'><ins id='0ycwt'></ins></div></i>
    <acronym id='0ycwt'><em id='0ycwt'></em><td id='0ycwt'><div id='0ycw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ycwt'><big id='0ycwt'><big id='0ycwt'></big><legend id='0ycw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0ycwt'><strong id='0ycw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fieldset id='0ycwt'></fieldset>
    1. <tr id='0ycwt'><strong id='0ycwt'></strong><small id='0ycwt'></small><button id='0ycwt'></button><li id='0ycwt'><noscript id='0ycwt'><big id='0ycwt'></big><dt id='0ycw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ycwt'><table id='0ycwt'><blockquote id='0ycwt'><tbody id='0ycw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ycwt'></u><kbd id='0ycwt'><kbd id='0ycwt'></kbd></kbd>
      <i id='0ycwt'></i>
      <dl id='0ycwt'></dl>
      1. <span id='0ycwt'></span>

          <ins id='0ycwt'></ins>

          沉東京浮福建 救蟲不倘救人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          • 来源:亚洲AV 欧美 卡通 动漫电影_亚洲avi_亚洲AV电影日本AV电影

            從前,臺灣和大陸相連,中間沒隔一個臺灣海峽。這搭有一個所在叫做東京,很鬧熱,人很多,也很富,但是富的人很枵鬼,認錢沒認人。有一個臭頭和尚,一身生疥爛呀汁流汁滴,去東京共人賞,沒一個要一碗給伊吃,一文給伊用,還鼻孔捂咧趕伊:"去乎,去乎,一身臭嫌嫌,去別處賞,去別處賞!"臭頭和尚一世界賞沒,行到山邊,遇著一個少年傢,咧挨豆幹豆腐。
            少年傢說:"老師傅,我今日還沒賣半文,沒現錢倘給你,你若腹肚枵,豆幹豆腐豆花,做你吃。"臭頭和尚聽見伊這樣說,將豆幹提起來大嘴細嘴就吃。豆幹吃瞭吃豆腐,豆腐吃瞭飲豆花,親像三暝三日沒吃,如虎似象,將少年傢的豆幹豆腐吃瞭瞭,一鼎豆花也飲瞭瞭,連應嗝一下都沒,肚腹挲挲咧,呵耳歕鼻,目睭絮絮說:"愛睏仔。"
            少年傢就將和尚扶去伊床咧。臭頭和尚一貼著床鋪,倒落去現鼾,衫褲沒脫,破草鞋也原穿咧。少年傢共伊牽被來蓋,重新浸豆,準備再挨。
            臭頭和尚睏醒來,看見少年傢咧挨豆,共伊肩頭搭搭咧說:"少年傢,大度量。貧僧沒啥倘報答你,送你一句話,你得緊記。"少年傢說:"什麼話?""石獅吐血,地牛翻身,沉東京浮福建,救蟲不倘救人。"少年傢正要問伊這句話是什麼意思,臭頭和尚已經沒看見人影咯。
            少年傢擔豆幹豆腐去街上賣,就去看衙門口的石獅有吐血沒。少年傢逐日去看石獅,一個賣肉的問伊看什麼?少年傢共伊實實說,賣肉的笑少年傢咧神。隔日天光早,賣肉的將豬料糊咧石獅嘴內。少年傢擔豆腐來賣,看見石獅嘴裡有血,將擔扔掉,邊走邊喊:"石獅吐血咯,地牛要翻身咯,走啊!"地震原本叫地動,是塗腳底的一隻大地牛咧翻身。少年傢叫說要地動,沒人要相信,逐個都笑伊咧起。
            少年傢一直走到一座山頭,一時烏天暗地,雷響霹靂,濩一粒兩粒大,劈劈啪啪連落煞;雷公驅驅響,雷聲隆隆吼,山洪爆發大水淹起來。滿城的人走離,和豬、羊、牛、馬精牲做一下,讓大水流流去;眠床櫥桌、大箱細籠,浮呀一世界。
            少年傢爬起去山頂,看天變地變,大水一來,人淹死很多,一座東京城,沉落去水內,連衙門口的旗桿都沒看見半寸。少年傢驚心動魄,想起瞭臭頭和尚說的話,果然很應驗,石獅吐血,地牛翻身,東京沉落去,淹著的所在很福氣,福人居福地,建傢立業,叫做福建真真沒錯。
            少年傢腳下的大水流得很急,很割,人和精牲都沒法靠近,爬起來。有一隻老鼠,在水裡沉咧浮咧,吱吱叫,親像咧喊救護。少年傢將一支竹竿伸過去,老鼠竹竿,一節過一節,來到山頂。大水將一塊柴枋流過來,一群白蟻歇在柴枋頂,隨時都會翻畈覆。少年傢又用竹竽將柴枋輕輕仔勾、勾、勾,勾到邊頭,白蟻也就起來山頂。一隻蜜蜂,飛來飛去沒處歇,飛到山頂已經沒力再飛瞭,少年傢伸竹竿讓伊歇,慢慢仔放落來。
            又流一支杉過來,杉咧一個人,讓水激呀臉烏嘴烏,看見山頂有人,開嘴要喊救護,水湧按頭殼搧來,那個人"沐沐沐"連吃幾嘴水,要喝也喝得出來,實在很危險,少年傢若不救伊,現會沒命。少年傢這時記得臭頭和尚交代的話,"救蟲不倘救人",將竹竿伸過去。那個人親像熊抄著竹管,死都不放,少年傢險險讓伊倒拖落水,趕緊馬步煞咧,將竹竿一下一下拔過來。
            少年傢救起來的人自己說伊叫做王恩,請問少年傢的人名,少年傢說伊叫李義。王恩為瞭報答李義的救命之恩,招李義結拜,認李義做阿兄。兩個對天咒詛,有福同享,有難共當。
            大水退瞭,東京沉落去變做海峽,孤單剩海墘一條東京大路,沒沉的所在是福建。李義原挨豆幹豆腐趁吃。王恩原本是財主囝,東京一沉,伊成為孤兒,無處
            倘去,依偎李義生活;李義作豆幹豆腐,四五路無人,得盤山過嶺,擔去很遠的所在賣。
            這日,李義擔豆幹豆腐要去賣,盤一座大山,忽然天烏一爿,李義估叫是要落濩,頭一看,一片烏雲飛過頭殼頂。烏雲停在山頂,都是一個妖怪,青面獠牙,背脊生兩個翅股,背一個查嫫。李義著一驚,僻在山路邊樹仔腳不敢彈動。再一看,妖怪煞沒看見瞭。李義躡躡腳爬去山頂,看見一個山洞,親像大古井,烏坎坎,深窿窿。
            李義想說這裡一定是妖怪的山洞,不敢多看,踅落來擔擔咧過山去城內賣。入城的時節,看見官府出一張告示,說知府大人的千金小姐在後花園佚佗,讓妖怪攝去,若有人將小姐救倒來,有嫫的,賞黃金千兩,沒嫫的,小姐嫁給伊。
            李義將豆幹豆腐賣瞭,回來和王恩說這項事,又再將伊看見妖怪鉆入山洞的事情也共王恩講,打算請王恩相共去救小姐。王恩說:"小姐隻有一個,救出來要讓你做嫫還是給我做嫫?"李義說:"咱就不要娶小姐,提賞金,有錢就娶有嫫,咱才一人娶一個。"王恩說:"好是好,卻很危險。""沒冒險一世人窮死死,免想娶。""咱打算好勢,拼一註。"
            兩個發落筐籃、長索,去僻咧山邊等,等到妖怪飛出山洞,李義拖王恩來到洞口。王恩驚山洞不知還有什麼妖精鬼怪,山禽野獸,就對李義說:"你較細股較輕,你落去;我較大股較有力,在頂面拔索。"李義覺得王恩說瞭有道理,就坐咧筐籃內,王恩拔索,將李義慢慢放落去山洞內面。一仔久筐籃拄著底,王恩將索停咧沒再放。再過一仔久,下面索咧搖,王恩出力,將筐籃拖出來,內面坐一個千金小姐,生做很娞。王恩一看見就沒想提賞錢去另外娶咯,將筐籃索扔掉,沒管小姐說下底還一個,背起小姐自己先去找官府請功。
            小姐共老爸說,叫王恩去救李義,王恩驚遇著妖怪不敢去。小姐很生氣,叫老爸將王恩關起來。知府大人因為小姐已經救來瞭,也就沒再派人去救李義。
            李義在山洞內等來等去,沒看見王恩將筐籃放落來拖伊起去,在下底喝呀沒聲,都沒聽見王恩應一句。隻聽見腳邊吱吱吼,說:"王恩去瞭,王恩去瞭。"李義一看,都是老鼠。老鼠在洞底挖洞,通出去山腳。李義鉆出山洞,去官府找小姐和王恩,才知王恩沒和小姐成親,倒讓官府關咧監牢內面。
            知府大人看見李義是一個農哥,若真實是小姐的救命恩人,這個人就是伊的囝婿,沒做囝婿也得賞伊千兩黃金,很提得出來。所以,故意相刁難,叫一群查嫫和小姐罩頭巾站在二門內讓李義認小姐。認會出來才承認伊是小姐的救命恩人。
            往時衙門還是大厝的內面,用一個門分內外,叫做二門,內面住女眷,沒隨便讓人出入。所以才有說,千金小姐"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".李義站在二門外面得入去,蜜峰飛來李義耳仔邊說:"我去小姐頭頂飛。"李義就將罩頭巾的小姐認出來。
            知府叫人將二門關起來,小姐在內面,李義在外面,叫李義行入去找小姐。白蟻來,將門車車破,李義就大搖大擺行入去和小姐相見。小姐在山洞內面暗嗖嗖,不識李義的人,卻會認得伊的聲,就和李義相認。李義要求放王恩,說若沒伊相共,伊自己一個也救得小姐。小姐說:"伊存心要害你,你還替伊說話?你要救伊,伊有要救你沒?"
            李義這時聯想到臭頭和尚說的"救蟲不倘救人"這句話。大水的時節伊救老鼠、白蟻、蜜峰,伊遇著困難,都來相幫助,隻有這個王恩,忘恩負義,真沒良心,救伊卻倒來相害。沒良心的人真實不值一尾蟲!
            這個故事,曾經搬上舞臺,香港還拍做彩色影片,叫做《雲中落繡鞋》,又名《石義大戰蟒蛇精》,轟動一時。